站在急診床的床頭,映進我眼簾的是兩個EMT的人員推著簡易的推床,推進來一個昏迷的年輕男人。他有一頭的亂髮,臉上有些撕裂傷橫過他的右臉頰,血液慢慢的爬下脖子滑落到地面,就在那瞬間,我似乎聽的到血液和地面的交響曲,相當有節奏卻又很沉重。白襯衫上有一半是染的紅通通的,右腳的長褲被柏油路面修剪成涼爽的短褲,膝蓋上有個從大腿上延續下來的擦傷,但是腳尖卻是朝下的。看到這幕的時候,我的心已經涼了半截,看著兩個EMT人員已經熟練的將病患搬到病床上,他的右眼腫的跟我宵夜吃的包子差不多大,而眼皮下的眼睛有一半是露出來的,似乎是正在看著我的臉;他的臉比粉筆還要白,但是嘴唇明顯的缺氧了很久,已經是黑紫色,通常這樣的病患是很難救回來的。

[學弟、學弟…]或許我嚇呆了,學長在叫我,我都沒有回應。[趕快插管啦!還發呆!]頓時我發現手上多了個喉頭鏡,才發現大家都已相當快的速度積極的在救這個病人,打點滴的、放心電圖監視器的、打藥的、心臟按摩的,大家都相當的有默契與共識,即使他只有微乎其微的生還機會。

ps:喉頭鏡:放置氣管內管的照明設備,http://www.bluecross-e.co.jp/html_jp/ls-3s.html

     EMT:緊急救護技術員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你看著我的時候,我是否曾經見過你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prayurchin 的頭像
sprayurchin

天空之城

sprayur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